首页

赵丽君 公安机关对《民法典》规定的民事权利的保护

  • 作者:
  • 时间: 2020-06-25 10:16:39
  • 点击率: 1864

区别于其他国家的民法典体例,我国《民法典》将人格权独立成编、分立合同编和侵权责任编,回应了现实需求,将国家干预纳入权利保护体系,为民事权利提供强有力的保障。公安机关是保护民事权利重要的国家机关之一。《民法典》涉及公安机关的规定共18条,8条新增,10条原有。条款内容主要是三类。第一类,是部分民事权利的产生、变更和消灭需要公安机关予以确定、许可或登记。例如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确定收养关系后,收养人需要去公安机关为被收养人申请登记户口。第二类,是部分民事权利需要公安机关消极保护,限制行使警察权。例如,对自然人肖像权的合理使用。第三类,是部分民事争议需要公安机关积极作为,动用警察权进行调查、鉴定,或者接受举报、接受报告。第三类条款对公安机关影响较大,占据《民法典》与公安机关相关的新增8条规定中的6条。

警察行政领域扩张,公安机关可以预见的应对措施如下:第一,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广泛运用。第二,行政委托和行政外包的频繁使用。第三,事实行为和辅警数量增加。《民法典》对可以向公安机关提出投诉、举报和报告的主体几乎没有限制,海量的信息会汇总到“110”,信息汇总、记录、传达、处置等事实行为扩张,警力资源明显不足。在不改变现有的警察权央地事权划分的前提下,地方编制有限,招募辅警可以及时补充警力。第四,个人信息保护与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张力加剧。公安机关是社会公共产品的重要提供者,公民处理侵权责任事件时,都希望向公安机关求助、获得公安机关掌握的视频证据。在没有立案的前提下,唯一依法获取的途径就是向公安机关申请公开政府信息。申请公开的信息又可能涉及对方当事人的个人隐私,从而被公安机关拒绝公开。

因此,《人民警察法》关于警察任务的规定需要根据《民法典》作出微调,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的细节和手段方面适当扩展,明确的界定公安机关职责的任务,处理好警察权介入私自治领域的限度。一是地方立法要为公安机关积极处理涉民事争议案件提供法治基础,作为公安机关启动警察权的先决条件。二是自助行为不免除公安机关及时出警的义务,但是公安机关不得强制干预民事纠纷,介入手段应以调解为主。三是公安机关行使法定职权并不排斥与其他机关行政协作,“110”+“12345”的模式将为《民法典》新增的民事权利的保护提供可操作性、可实现的机制。

综上,《民法典》之所以在条款中特别规定公安机关对民事权利予以保护,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人民对公安机关的信任。这一信任,既包括在事实上信任公安机关能够有足够的技术、手段、人力、能力保护民事权利,更包括在情感上信任公安机关,“有事找警察”。但是,对公安机关的信任要保持在理性程度之内,毕竟,公安机关是为数不多的能够在常态下使用暴力的国家公权力机关。因此,公安机关对民事权利的保护,前提是足够的、明确的立法授权,授权内容包括警察权启动要件、手段、程序和救济。对此,公法学者在《民法典》制定过程中参与程度较低,公安机关对《民法典》新增的民事权利的保障亟需单行立法和地方立法予以授权。

(赵丽君:北京市委党校法学教研部博士)

【来源:《北京干部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