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傅强 《民法典》的公平正义价值

  • 作者:
  • 时间: 2020-06-25 10:09:46
  • 点击率: 1897

促进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要求,也是《民法典》的重要使命,它要求公平合理地配置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和责任。以《民法典》侵权责任编为例,通过科学的制度设计,实现了受害人权利救济和加害人行为自由的平衡,体现了公平正义价值的要求。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限制公平责任的适用范围

我国以往的侵权责任立法有单方面偏重权益救济,忽视行为自由的倾向,典型体现是《侵权责任法》第24条:“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这即公平责任。何谓“实际情况”,并无明确法律明确规定,只能由法官自由裁量。现实中,法官为了息事宁人,避免受害人无休止上访,一般都会判行为人补偿,导致公平责任“不公平”,成为和稀泥的工具,即使行为人采取了合理措施避免损失发生,仍有可能担责,使人们无法预见自己行为的后果,限制了行为人的自由活动空间。

《民法典》侵权责任编对上述立法价值倾向进行了纠正,第1186条规定,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依照“法律的规定”由双方分担损失。这一变动将公平责任的适用范围限制在“法律的规定”之内,取消了法官的自由裁量权,避免公平责任扩大化,重新释放了过错责任的辐射力,使受害人和加害人的利益实现了真正的平衡,保障了行为自由。

二、以自己责任为原则 以替代责任为例外

自己责任是指只对自己行为造成的损害负责,是平等原则及人格平等、自由独立等理念的体现。在法律中,替代责任的适用范围广,则受害人得到的救济多,人们的行为自由就少。反之,自己责任的适用范围广,则人们的行为自由多,而受害人得到的救济少。我国侵权责任制度总体坚持自己责任原则(如租赁、借用机动车致人损害的责任、转让并交付但未办理登记的机动车侵权责任),替代责任则主要存在于部门隶属、受益性质的关系。但在个别领域,为使受害人获得更多的权利救济,法律规定对方当事人承担替代责任,如侵权责任法35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

个人劳务关系,接受劳务方和提供劳务方之间本质上是平等主体,不存在人身隶属和依附关系,提供劳务方致人损害,由接受劳务方替人受过,使其承担了难以预见和控制的风险,这只能导致人们尽量减少个人间劳务关系的发生,限制了行为自由。

侵权责任编第1192条对此作了修订,增加规定: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后,可向有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提供劳务一方追偿。此处依然为替代责任,但接受劳务方享有向提供劳务方追偿的权利,平衡了双方利益,减轻了接受劳务方的后顾之忧,使责任分配更加合理,也使人们更有意愿参加这一法律关系。

三、增加免责事由

我国立法规定的侵权免责事由主要为正当防卫、紧急避免、不可抗力、受害人过错,范围较小,不利于平衡受害人和行为人的利益。侵权责任编增加了自甘风险、自助行为两项免责事由。自甘风险,指自愿参加具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因其他参加者的行为受到损害的,损失自负,除非其他参加者对损害发生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1176条)。人们参加文体活动,属正常的社会交往范畴,对青少年而言,参加文体活动是其健康成长不可或缺的一环,对于有相应行为能力的人而言,参加此活动,意味着已知并自愿承担风险,如发生风险却让他人承担,将严重影响人们参加此类活动的积极性,导致相关文体活动无法开展,限制人的自由和正常的社会交往。上述变化,适当地平衡了权益保护和行为自由的关系,使人们享有更多的行为自由,进而推动社会进步和发展。

自助行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情况紧迫且不能及时获得国家机关保护,不立即采取措施将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受害人可以在保护自己合法权益的必要范围内采取扣留侵权人的财物等合理措施;但是,应当立即请求有关国家机关处理(1177条)。

(傅强:北京市委党校法学教研部副主任、副教授)

【来源:《北京干部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