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刘某诉北京房山区政府没收物移交批准案

  • 作者: 北京四中院
  • 时间: 2017-05-03 19:10:56
  • 点击率: 7063

裁判要旨

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不仅应当符合法律规范明确具体的规定,也应当符合基本法律原则。被诉行政行为虽不违反法律规范明确具体的规定,但存在明显不当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基本案情

原告刘某系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望楚村村民。2015年9月2日,北京市国土资源局房山分局(以下简称房山国土分局)针对原告刘某举报的北京市房山区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房山市政市容委)在窦店镇望楚村石夏路东延工程项目建设中存在的违法占地建设行为,依法作出《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决定书》,其中一项处罚内容为没收房山市政市容委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及其他设施。该决定生效后房山国土分局在法定期限内未主动履行移交处置职责,原告刘某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讼期间房山国土分局就该决定书中涉及的被没收的建筑物及其他设施的移交问题向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房山区政府)提出罚没移交请示,建议鉴于道路工程的特殊性以及后期移交的紧迫性,由区政府指定建设主体部门为接收部门,统一进行移交。后房山区政府对该请示作出批示。房山国土分局根据房山区政府的批示,将上述决定书中涉及的被没收的建筑物及其他设施移交给被处罚人房山市政市容委进行处置。原告刘某认为房山区政府的批准行为违法,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决撤销房山区政府作出批示的行为。

裁判结果

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办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国土资源主管部门作出没收矿产品、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的行政处罚决定后,应当在行政处罚决定生效后九十日内移交同级财政部门处理,或者拟定处置方案报本级人民政府批准后实施。本案中,《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决定书》系针对房山市政市容委未经批准非法占用土地行为作出的处罚决定,房山市政市容委系被处罚人,被告房山区政府批示将没收房山市政市容委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及其他设施移交给房山市政市容委自身处置,明显不当,且无法真正实现对该没收处罚的履行,从而导致《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决定书》得不到实质意义上的执行。因此,房山区政府对房山国土分局的罚没移交请示作出的批示行为属明显不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六)项的规定,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被告房山区政府作出的上述批示。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

典型意义

本案是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首例涉及对被没收建筑物及其他设施进行移交处置的行政案件,也是首次适用修改后的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六)项的规定以被诉行政行为明显不当为由判决撤销该行政行为的案件。在原行政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可以判决变更显失公正的行政处罚的基础上,修改后的行政诉讼法增加了适用于所有行政行为的“明显不当”审查标准。之所以增加该项标准,是由于机械式的合法性审查不能满足实践需求,全面的合理性审查却又偏离诉讼制度定位和实际情况,将行政机关行使自由裁量权过程中明显不当的情形纳入合法性审查范围,既坚持了原则,又有利于推动实质性解决行政争议。从实践情况看,行政行为明显不当主要表现为处理方式违反比例原则、缺乏正当理由的区别对待、未考虑相关因素、违背业已形成的裁量准则等情形。据此,根据修改后的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的规定,人民法院既要审查被诉行政行为是否存在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违反法定程序、超越法定职权等情形,也要审查被诉行政行为是否存在滥用职权和明显不当的情形,人民法院对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审查在内涵上更加丰富,对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的监督更加有力。因此,行政机关既应合法行政,又应合理行政,切实增强依法行政的意识与能力。

专家点评

中共北京市委党校、北京行政学院法学部主任、教授金国坤:

根据行政诉讼的原则,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规定,行政行为明显不当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拓展了人民法院的审查深度。行政行为明显不当,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没有违反法律的明文规定,但实质上违反了法治的精神,也是违法行为。如行政处罚法规定,行政处罚遵循公正、公开的原则。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如果不考虑相关因素,而不分具体情况,都统一高限处罚,就显失公正,也不符合行政处罚法的原则。参照部门规章《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办法》,本案处罚实施机关的本级人民政府有权批准没收后的处置方案,但本级政府批示被处罚人自行处置,显然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的精神,达不到行政处罚法规定的纠正违法行为的目的。人民法院审查行政行为的合理性,可以更好地督促行政机关全面履行法定职责,切实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保障法律的正确实施。